武英殿本《漢書》考證編纂研究 董恩林 湯軍-中国四库学研究

四库研究

SI-KU STUDIES

新闻动态

联系我们

了解更多我们的详细信息,请致电

0731-88821560

或给我们留言

QQ在线

史部研究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四库研究 >> 史部研究 >> 正文

武英殿本《漢書》考證編纂研究 董恩林 湯軍

发布时间:2016年12月21日 11:22  点击:[]

摘要:乾隆四年至十二年,设经史馆,对“二十一史”进行校勘,《汉书》即其中之一。此次对《汉书》的校勘,主要目的在于刊正讹误,塑造善本,同时也广泛吸收前人成果,作为《考证》,附于每篇之后。武英殿本《汉书》为我们展现的是校勘的成果,而所作“考证”为我们展现的则是其校勘过程,同时也为我们了解当时《汉书》研究情况,提供最为直接的材料。从此后的《汉书》研究情况来看,可谓开一代风气。在武英殿本《汉书》卷末有齐召南所作自序,其中简述了《汉书》校勘本末,包括校勘次第、体例,以及所用版本、参考文献等,现就以上问题予以具体说明。

关键词:武英殿本;《汉书》考证;编纂;研究

《四库全书》史部《汉书》所采用版本为“内府刊本”,即武英殿本《汉书》。乾隆四年至十二年,设经史馆,对“二十一史”进行校勘,《汉书》即其中之一,在组织方法上,导《四库全书》编纂之先路。其校勘成果集结为“考证”,附于每篇之后,未单行成书。武英殿本《汉书》被收入《四库全书》时,又对武英殿本中的疏漏进一步予以刊正,其成果即王太岳等所辑《四库全书考证》《汉书》部分。武英殿本《汉书》考证与《四库全书》《汉书》考证虽然不是出自一手,但两者前后相续,且编纂方法一致,后者为前者的补充,因此可视为一体对待。

我们往往将王先谦《汉书补注》视为古代《汉书》研究的集大成之作,其此前的研究也因而被湮没。然而这两次对《汉书》的校勘,其主要目的在于刊正讹误,塑造善本,同时也广泛吸收前人成果,作为《考证》。武英殿本《汉书》为我们展现的是校勘的成果,而所作“考证”为我们展现的则是其校勘过程,同时也为我们了解当时《汉书》研究情况,提供最为直接的材料。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中常感叹“创始难工”,从此后的《汉书》研究情况来看,可谓开一代风气,因此其学术史的意义终究不可磨灭。

当前,关于武英殿本《汉书》考证的研究成果主要有谢海林《齐召南《汉书考证》综论》。该文包括齐召南生平及著述,《汉书考证》成书时地、作者及著录,《汉书考证》的内容,《汉书考证》的学术意义及不足四个部分,对相关问题予以了充分论述。在《汉书》卷末有齐召南所作自序,其中简述了《汉书》校勘本末,包括校勘次第、体例,以及所用版本、参考文献等,《齐召南〈汉书考证〉综论》一文因范围所限,虽有所涉及,但未有详细论述,现就以上问题予以具体说明。

一武英殿本《汉书》校勘次第

武英殿本《汉书》考证共计1228条,共有三类,其一是对监本《汉书》中倒衍窜讹之处的校勘,而不作具体辨证,此类未署作者姓名;其二为对前代学者研究成果的继承,此类署有作者姓名或书名,作“某某曰”;其三是经史馆馆臣所作考证,此类署有作者姓名,作“某某按”。

齐召南在自序中说:

乾隆四年,奉勅校刊经史,于是书尤加详慎,臣照等既与诸臣遍搜馆阁所藏数十种,及本朝李光地、何焯所校,再三雠对,积岁弥时,凡监本脱漏,并据庆元旧本补缺订讹,正其舛谬,以付开雕,稍还古人之旧。臣召南复奉勅编为“考证”,谨采儒先论说,关于是书,足以畅颜注所发明,刊三刘所未及者,条录以附于每卷云。

据其所述,可知《汉书》经张照等严密校勘之后,即予以刊刻。然而就其内容来看,“考证”中的第一类应在张照等作考证之前。如《汉书》卷十一《哀帝纪》考证“二年”一条,卷二十七中之下《五行志》中之下考证“正南方喙为鸟星”一条,前有校勘,后则分别系有张照、陈浩所作考证。以“二年”一条为例:

“二年”○监本作“元寿二年”臣照按:“帝纪从无此例,凡年号于元年特书,二年以后即蒙前文,未有再书者,‘元寿’二字明系衍文,今删去。”

张照之按语显为对前者的刊正。方苞在《望溪集·奏重刻十三经廿一史事宜札子》中提出,校勘经史,首先应刊正文字: